湖南绿碳建筑科技有限公司

湖南绿碳建筑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长沙    湘ICP备14002029号

电话:0731-85786665

网页:www.gc-hn.cn

地址:湖南省长沙市韶山中路438号璟泰楼5楼

>
>
>
全球7个高颜值海绵城市河道修复经典案例学习

新闻资讯

NEWS

全球7个高颜值海绵城市河道修复经典案例学习

2020/05/13 10:57
来源:
GVL怡境生态
浏览量
【摘要】:
6个必须收藏的河道修复项目。

30多年来,“Siegplatte”作为一个大型停车场,将Siegen市中心的河流中心地带隐藏起来,成为自给自足的战后现代城市的象征。

01

西根城市中心河道修复

30多年来,“Siegplatte”作为一个大型停车场,将Siegen市中心的河流中心地带隐藏起来,成为自给自足的战后现代城市的象征。

随着河流的复兴,180米长的新“Siegtreppen”,重新设计进一步的广场,长廊和桥梁在附近的胜利赢得了Siegen它的城市中心在河背上。清晰可读和慷慨的自由空间结合了居民对城市生活和“绿色”娱乐的多方面要求,与水元素直接接触。

在拆除“ Siegplatte”(位于Sieg河堤防上的停车场)之后,2012年至2016年期间沿着河段的大规模台阶建设使得新的直接通往河段的河流成为可能。锡根市中心。希格(Sieg)自然化,拥有草皮的岛屿和岸堤,可以使水生动物和两栖动物通过生物通道。180米长的楼梯雕塑在河边,成为城市与河流互动的表演舞台。鉴于西格(Sieg)的自然风光,西格特雷彭(Siegtreppen)变成了聚会场所。流域变成了上下城镇之间的垫脚石。该项目获得了无数奖项,并获得了2017年德国景观建筑奖的“绿色基础设施作为战略”类别。

02

隆德理工学院校园河道修复

一片略微向东倾斜的广阔绿地构成了LTH校园的景观,这片土地曾用于耕种。LTH大学建立于1961年,学校的定位是在瑞典南部为包括建筑学在内的理工科专业开设一所高校,如今LTH大学已为1万名学生提供了接受高等教育的机会。

建筑师Klas Anselm在场地上排布了十几栋建筑;简约的红砖建筑星星点点的散布在斜坡上,位置相当偏僻。学校相关部门相信学校会快速发展,这些单栋的建筑将会得到扩张,最终缩短建筑之间的距离。确实,学校是得到了发展和成长,但也还没有发展到各个单元之间能产生有效联系的程度,这会让校园看起来是美丽的,但却缺少互动。显然,校园内缺乏的是能够丰富社会生活的一种“密度”。

这个校园景观项目便是针对如何补救上述缺点的一个解决方案,这块场地相当的隐蔽,而且风还很大,不过有一个部分是突出的:两个池塘周围的区域。这块区域原来是一个旧的粘土采石场,以前用来供应制砖原料,粘土坑是地下的深井,如今已充满了水。与周围开阔、倾斜的地面相比,这里有着引人注目的背景环境:在边缘处有一个急剧的下降,近乎垂直。这里的气候不同于校园的其他地方,茂盛的植被可以抵御风的吹拂,滨水的特点同时优化了场地质量,这应该是学校发展新社交中心的一个良好开端,多年来它一直缺乏这种社交属性。

景观设计的理念是让人们以不同的方式去接近池塘陡峭的边缘,这样做的目的是在池塘周围创造具有社会吸引力的场所和散步地。设计师建立了双向设计原则,大池塘的西边提供了可以驻足、坐下、观景和约会的地方,这里的阳光甲板和平台位于水面之上,靠近边缘。而东区则恰恰相反,那里有一条蜿蜒的长廊,包含着一些较小的社交空间,沿着落差上下排布的楼梯在局部区域是一直延伸到水面的。

因此,东边和西边的设计和所用的材料也有所不同,西边的甲板选用的是木板。三个平台分别被命名为休息室、凉亭和剧场,这也是设计这三个场地时所依据的概念。东边是一个由拉伸钢板和楼梯组成的装配平台,就像你在建筑工地上看到的那种类型,这也反映了学校的一些授课内容。东侧是平缓的,几乎漂浮在水面上,设计师在此精心安排了一条有趣的散步长廊;西侧坚固、稳定、重力高,形成了休息和社交的场所。

学生、老师、研究人员和工作人员可以在课间和闲暇时去池塘区放松身心,这里也是新生每年初秋举行入学典礼的场所,也支持开展各种自制船只的水上竞赛活动。

03

美国PLAYA VISTA中心公园河道

该项目是对一个中心公园的建造。该公园位于Howard Hughes航空公司之前所在的位置,该公园是美国洛杉矶区域所要求的最后一个发展项目。设计团队在项目开始之前,就场地的条件和地理位置做了一个仔细的讨论预调查,他们决定将该公园构造成一个公共艺术装置的形象,希望能够通过一系列不同种类的景观排列带给游客们独特的体验与感受。

公园内有一个中心轴线和位于两侧的园景树,它们共同对公园的场地做了一个更规范的划分。

该中心公园面积大约为9英亩,其中的公共区域也是应有尽有,包括几个小型的运动场,游乐园,足球场,几个植物小花园,水景和一个壳形的演奏台。完工后的公园已然成为了该社区的焦点,人们喜欢茶余饭后来到这里散步闲谈,仔细品味公园的艺术美和享受生活的乐趣。而且,设计团队十分注重人造景观与自然景观的和谐,每个区域都可以直观的看到美丽的自然环境。

04

美国斯坦福德市磨坊河公园及生态绿色河道

改造前,磨坊河公园及绿道所在的区域是一片遭受严重污染的被遗弃的河边陆地。这座建于1922年的磨坊厂倒闭的时候,残留的墙体阻断了城市与沿河居住的居民之间的联系。随着城市化进程的加速,磨坊河的水流成为了市中心洪流的主要来源。

而改造之后的公园则满布青翠、生机勃勃,使得康涅狄格州的生态及社会结构得到了优化。在与工程师及生物学家的通力合作下,团队所设计出的景观不但修复了水陆生环境,更通过修复渠道般的河流减少了洪水泛滥,同时也引入了数百种新型本土植物。

该公园变革性的影响在于其生态可持续性所激发的社会可持续性与社会公正。沿河岸而建的数条步道将周边的社区与这片活力四射的景观串联为一体,这也是近百年来首次将河流的边缘向群众开放。

项目设计为居民的娱乐提供了充足的场所,巨大的草坪与瞭望台也可用于举办大型活动。磨坊河公园重新定义了活跃的都市生活,这里已然成为了生活、工作、商业发展及经济可持续发展的催化剂。

05

美国威拉米特河滨水绿道景观

06

日内瓦Aire河畔花园与原始河道复兴

临近日内瓦市的Aire河流经历史悠久的农耕村落。这条河道从19世纪末期开始就逐步被改为运河。日内瓦市政府于2001年发起一场竞赛,旨在将河道恢复到初始蜿蜒曲折的自然形态。竞赛简介的文本更偏向生态方面,仅仅重视环境改善的合理需求,而忽视了任何设计价值与考量。自然与文化被置于完全相反的两个极端。

Group Superpositions的方案则提出采取另一种方法,从而将紧迫的生态迁移与更宏观的文化变更结合在一起。新建的河流空间和原有运河河道上狭长型的新建花园通过复杂的设计建立起紧密的联系。绵延的运河河道是建成这一矛盾体的关键,景观既要有静如止水的特点,又要引发人们探索的欲望,既是一个休闲而惬意的场所,又富有寓教于乐的意义;如果缺失任意一点,设计都不能构成一座真正的城市花园。

钻石形状的集水设施开启了一系列复杂的水道系统。这些水道是沿河去除河道两侧的腐殖质层形成的新的河道。腐殖质层是植物、动物的残尸形成的,这些腐殖质不断沉积形成了自然的河道。

钻石形的岛能接受之前的河道曲线。风景园林师人为干预了自然的河道走向,然后就让自然力来接管河道的维护。

新河岸建成一年,景观效果非常令人吃惊。河水流动冲刷了各种砾石、砂砾。河流的轮廓很清晰,但是河岸景观的设计是非常自由的。

在整个流域、原有的山丘形态和人为改造的痕迹中,这条狭长的河畔花园将这些场面、视野、冲突等构成一场真实版爱森斯坦式“蒙太奇”。旧运河留存的痕迹使得新的设计情景之中饱含复杂的时间性,有着十分遥远又非常现代的奇异感。空间与时间的冲突之间充满着记忆与希望。

设计达到了壮观的效果,并且概念上和许多“大地”艺术家的作品有着异曲同工之妙。对自然情况的人工干预产生明显的效果,却也任凭自然侵蚀力的摆布。在水流进入这片新的河道区域一年之后,结果远远超出设计团队最乐观的期待:在这条充满惊喜的路线上,河流展示出的多元材料,如沉积物、砾石、沙子以及最初诞生的菱形几何等,形成了极其丰富的河流地貌。

07

新加坡碧山公园

碧山宏茂桥公园为热带城市水文设计提供了新模型,建造景观解决新加坡供水独立和管理洪水的双重需求,同时在紧密的城市内能够接触到繁茂的滨河生态。

在改造之前,加冷河是公园和社区之间一条明确的边界线,由于急需升级改造,成为了坚固的混凝土运河。该设计团队与公园和水务管理局合作重新思考传统基础设施方法,最大化土地、财政和人力资源。

摧毁运河、修复河流的这一大胆举动超出了预期的承载能力,而且比改造的混凝土运河花费还少15%。经过简单且精心设计,公园和河流之间模糊的界限将该社区城市用水系统的实用理念转变成亲近自然的关系。

由于20世纪60年代和70年代新加坡快速发展的现代化和城市化步伐,设计师建造混凝土排水渠道和运河减缓普遍的洪涝灾害。同样的,加冷河也位于几个重要地方的混凝土河道中,这样季风时节的雨水会很快地排走。

作为新加坡最长的河流,加冷河穿过该岛的中心长达10千米,从贝雅士蓄水池下段到滨海蓄水池,是较大型城市供水系统中的一部分。

碧山宏茂桥公园也是新加坡最受欢迎的核心公园之一。该公园建于1988年,是碧山新住宅城镇和宏茂桥之间的休闲地和防护绿地。但是,由于运河的划分,该公园的分离状态也很明显。

2006年,新加坡国家水务局PUB发起的活跃、美丽和净水(ABC)计划——将不再具有排水和供水功能的国家水体改造成活跃的新空间,用于社区融合和休闲娱乐。作为急需的公园改造升级以及改善运河能力计划的一部分,这个新设计将看似相反的需求结合起来。打破混凝土渠道和建造自然水道的方案也是第一次在新加坡设计。

该方案在一个泛滥平原理念的基础上设计,当水位低时,人们能够在宽阔的河岸沿线亲近水、享受休闲活动,而在暴雨时期,河流附近的公园绿地成为一条运输线路,运送下游的水流,在公园内进行多种土地利用,为公共活动建造出更多的空间。

该河流横切面的修复意味着虽然之前该河道拥有17-24米最大宽度的洪涝容量,但该河流现在扩宽到100米。河流的运输能力也大约增长了40%。

设计师提议使用传统土壤生物工程技术稳定新河岸,弥补电脑模拟的缺失。该公园内的一个区域用来测试从未在热带区域运用的12项技术,开拓新知识和抑制怀疑。结果促进了植被的健康发展,而且设计师会在反复程序中调整模型的土壤条件、坡度和植被根部强度。最后,设计专家和客户投入巨资训练建筑团队,因为他们握有建筑结构的第一批草图。

成列的新河道蜿蜒曲折、宽度各不相同,建造出各种流动形式,成为自然河流系统中的特色景观,建造出有价值、自然和多样的栖息地,营造生物多样性。泛滥平原的设计也在新加坡引入了一个新型公共空间——3座新桥、梯田状的滨河走廊、滨河台地、横跨河流的垫脚石以及净水供养的水广场都会拉近人们与河流的距离。其亲近水和体验其所有自然韵律与美丽的能力转变了人们保护环境的责任感。

其他的新设施包括2个游乐场、2个新饭店、卫生间和地标“回收山”(由旧河道回收回来的混凝土块建造而成的观景台)。这个充满生机的公园每天24小时开放,成为人们日常生活中的一部分;这有练习太极的广场、足球场、长凳以及供情侣独处的角落。